注册
关闭

发布于 2周前 阅读数 4940

专访 Mask Network:我们想要连接 Web 2.0 的旧世界与 Web 3.0 的新世界

「Mask Network 想做的就是一个集合体,一个链接 Web 2.0 到 Web 3.0 的桥梁。」

原文标题:《Mask Network 专访:让更多人体验到一个更开放的互联网 | 火花访谈》

受访者:阎晗(Suji Yan),Dimension.im 创始人

整理:X-Order

1. Mask Network 最近新开发了一个在 Twitter 上便捷交易加密货币的功能,引起了圈内很多人的关注,想了解下你们为什么会开发这个偏交易的功能?因为之前你们更多的是专注在社交网络里加密信息和 DID (去中心化身份)上?

Suji:我们其实是在构建一个去中心化的生态。现在大家都在做新的东西,Web3、NFT、DAO、DID、DeFi,但没有人去把新世界和旧世界连在一起。

去年我们就说过这个概念,我们认为最大的敌人就是中心化世界里的巨头们,包括 Facebook,Amazon 或者别的巨头。从去年到现在,我们也看到了很多变化,比如说 Twitter 的 CEO Jack 就表示「要协议不要平台」,准备把 Twitter 去中心化。这件事情已经一年过去了。当然,Twitter 还有很多秘密的事情在做(Twitter CEO: ),但是这件事情是很重要的。

除此之外,我们也在这个新的行业里看到了很多新的东西,不光是开放金融;但总体而言,我觉得这个圈子没有扩大。如果你去观察 MetaMask 下载数据的话,它一直是 100 至 200 万,没有进一步增长,我们和 MetaMask 团队的联合创始人 Dan 是老朋友,其实 2017 年他们下载量就超过了 200 万;而现在行业里就相当于一帮 geek 和程序员互相炒新概念可能 Old Money 或者主权财富基金只会去买比特币,新的项目都缺少出圈的可能性。

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和之前一样的想法:Mask Network 能不能把新世界和旧世界连在一起?

我们之前一直在做的是第一步,即能不能把互联网上的信息和去中心化的身份连在一起?因为如果你在互联网世界里没有去中心化的身份,就没有密码学的公钥,就不能加密消息,转账加密货币,也不能玩任何新世界的东西。

比如说,在 Facebook ,推特这些社交网络上,你是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身份的,你原有的身份是属于 Facebook、推特的资产,它们想怎么处理你的身份都可以。如果是这样的话,不要说开放金融了,任何去中心化的公司都不可能发展。所以,Mask Network 选择的第一步就是把加密身份给做出来。

红包小程序

我们跟去中心化金融的关联其实很深,比大部分的亚洲项目深得多。在今年两月份的时候我们和 Maker 达成了一次合作,专门做了个支付功能,让用户在推特上直接收发红包。「Red Packet」这个功能我们当时没有公布数据,不过可以确认的是它是除了 DeFi 以外, Maker 最大的一个流量来源。

我们曾经验证过一个数据,Maker 的稳定币是 DAI,现在拥有 8 到 9 万个 Holder ,而在 「312」 之前只有 4 万个 Holder;这 4 万个人里面,经过链上分析,你会发现只有 2 万个活人,剩下的基本上是交易机器人。

专访 Mask Network:我们想要连接 Web 2.0 的旧世界与 Web 3.0 的新世界

Maker 的用户这么少,其实我也很惊讶。毕竟 DAI 是去中心化金融里非常重要的一个项目。我们和他们的创始人、CMO,还有国内的负责人潘超都交流了好几次,也非常感谢他们对我们过年期间合作活动的支持。经过统计,仅仅是 Mask Network & Maker 的红包活动就吸引来了 1000 多个真实用户(相当于增长了 5% 以上的活人用户),并且也吸引了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一起来参与。

专访 Mask Network:我们想要连接 Web 2.0 的旧世界与 Web 3.0 的新世界

当然这些人可能不会去用 DeFi 做很多事情,因为现在使用体验还是比较复杂,但这个证明了一个事情,互联网 / Web2.0 平台是入口,而这个入口需要一个桥梁,即使是以太坊、 Maker 这样的成功项目也需要这个桥梁。

这件事情让我们坚定了一个信心,不管目前看起来这个去中心化互联网的行业有多大,如果能够用我们的基础设施去让这个新世界有更多的用户,是非常有价值的,而所有项目都需要 Mask Network。

Maker 当时有 5 亿美元的市值,或者说行业里很多市值很大的项目,他们可能是通过 TVL 的资产池大小、二级市场利好来达到这个市值。但我们也认为目前行业存在泡沫,也认同泡沫对行业是有加成的,因为大家需要泡沫来鼓励行业,鼓励项目。但仔细想,Twitter 的去中心化红包就能吸引到很多用户,这说明从旧互联网连接到新互联网这件事是被很多人忽视。

那么,不光是发红包,能不能把合约和应用在互联网平台上传播?于是我们就跟 Gitcoin 合作,做了捐款功能,详见 Decrypt 这篇 。

现在国外受疫情影响,很多组织以及人士需要捐助、筹款,不光是医疗物资的筹款,比如说 「Black Lives Matter」这类事件,由于疫情,这些人和组织不能接受线下的捐助,他们也不敢在 Twitter 上贴 Paypal 的二维码来收款。所以我们就和 Gitcoin 合作开发了一个插件,能够实现在推特上直接捐款。

这也是第一次能够帮助这些弱势群体募集到去中心化的代币。除了这个之外,Gitcoin 和红十字会还有联合国的一些公益 / 非政府组织都有合作,他们也能利用这个工具来进行公益活动,由 Mask Network 提供支持。

我们已经将以上的各个功能开发形成了一套体系,任何人都可以通过 Mask Network 的技术框架去开发一个小程序或者小应用。

众所周知, DApp 是目前区块链行业里最大的市场,DeFi 和 NFT 都可以归类成 DApp 。在不同的赛道上都有人在参与开发,这个事情提醒了我们一个问题:「能不能做一个比 DApp 更大的东西,使得 DApp 这个市场再扩大 100 倍 或者 1000 倍?

于是我们就开发了一套技术框架,叫做 DApplet (Decentralized Applet ),可以直接插入到 Facebook、Twitter 和 Reddit 等等里面。简单来说,Mask Nertwork 可以把小程序装入 Facebook 或 Twitter,并且他们不会知道;或者是通过我们的技术使它去中心化,使得社交平台也不能封掉它。我们应该是目前这个行业里面唯一一个掌握这套技术框架并且乐意将其开源出来的团队。

虽然很多大厂会愿意去做,但是他们做不到开源。其实现在很多人都在修改协议,包括 MetaMask,现在已经不能免费使用它的开源代码。

去中心化存储

做完了 DApplet 之后,我们下一个要解决的问题是存储:能不能把一个文件发到去中心化的世界里面,同时能够在 Twitter 上显示出来?它会变成一个社交网络里面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今年 Mask Network 和去中心化存储项目 Arweave 进行了深度合作,现在已经可以在 Twitter 或者 Facebook 上进行去中心化文件的上传和存储了。

大家可能问,为什么要用 Arweave 或者 IPFS 呢?虽然现在 IPFS 矿机被炒作得很厉害,实际上这些项目的使用感受并不是最佳的。我觉得不需要问大家为什么要去用这些功能,只要这个功能很容易被使用,大家就会去用。Mask Network 将去中心化存储变得更加简单,更易操作。

专访 Mask Network:我们想要连接 Web 2.0 的旧世界与 Web 3.0 的新世界Arweave 的去中心化文件存储功能已整合上线 Twitter 插件中

行情+交易

最近这段时间,DeFi 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包括我们,但是我们好奇的一点是:Twitter CEO Jack 也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信仰者,但是为什么他不在 Twitter 上加入一些和开放金融有关的功能?

在和我们内部法律团队和一些法律人士咨询之后,我们发现做传统的金融二级市场进行行情功能会有很多限制。中心化的市场会有非常多的监管要求,可能需要先成为一个 broker 或 dealer,拿到很多牌照才能做这些业务,甚至还有很多额外的限制,这对一个国际化的社交网络来说是非常麻烦的。

这就让我们产生了一个想法,既然 Mask Network 有 DApplet 这种技术,那我们是否可以更进一步。在和 CoinMarketCap,Uniswap 讨论之后,我们直接开发出了一个产品,使用户能够在 Twitter 上直接看到行情,并且自动识别交易对进行交易。

专访 Mask Network:我们想要连接 Web 2.0 的旧世界与 Web 3.0 的新世界在推特上就能直接购买 $UNI

也许是我们推出的时间点比较好,或是因为这个需求是个刚需。Mask Network 受到了非常多从业者,爱好者,包括 Uniswap 创始人 Adams,MetaMask 联创 Dan,Coinbase 前 CTO Balaji 等人的支持。

大家看到这个功能的时候都很惊讶,为什么我可以直接在 Twitter 上进行交易?其实很简单,Mask Network 能够让用户在社交平台上直接发布加密文字,那么也能直接进行交易,这只是不同的功能嵌在同一个产品上而已,而未来能做什么,也需要用户帮我们一起思考。

Mask Network 是所有赛道的综合体,是去中心化世界最大的入口,因为我们是第一个能够跟中心化世界进行连接的桥梁——和 Uniswap 他们聊的时候,他们都觉得这个想法太酷了。

毕竟如果和 Facebook、Twitter 比,比特币现在只有 1000 多亿美元的市值,而 Facebook 却有 6000 多亿美元,可能扎克伯格一个人的资产就可以把我们整个市场比下去。

归根结底,这个行业现在还太小了,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是吸引更多人关注、进入这个行业。只有我们找到用户的刚需,将去中心化世界的使用门槛降低到大家都会用,大家都有兴趣用,才能够吸引更多人关注这个行业。所以由我们牵头,将行业内知名的项目集合起来,一起做些有趣的事情。

专访 Mask Network:我们想要连接 Web 2.0 的旧世界与 Web 3.0 的新世界

不管是去中心化金融,还是存储,都是去中心化行业中必不可少的功能,Mask Network 想做的就是一个集合体,一个链接 Web2.0 到 Web3.0 的桥梁。现在,我们还在和波卡生态进行合作,比如说,Mask Network 也是 Web 3.0 Bootcamp 的成员;Near 和 Solana 也和我们保持很好的关系。

2. 你们是怎么和这么多圈内知名项目进行合作的?

Suji:上面说的项目在我们行业里都很厉害,但是和互联网巨头一比,都太小了。即使很多项目的市值很高,但这些项目也仅仅将金融行业撼动了一点。银行可能会顾虑比特币,但未必会担忧现在的 DeFi,因为这个行业还处在学习阶段。而社交网络或者说科技巨头就更不会顾虑这些了。

那我们能不能把所有的力量结合在一起,不管是以太坊,波卡,IPFS,DeFi,NFT,都能通过 Mask Network 这个桥梁连接到新世界呢?

专访 Mask Network:我们想要连接 Web 2.0 的旧世界与 Web 3.0 的新世界

我们觉得是可以的。很多行业内部的项目都非常厉害,他们用自己的理解去进行创新。虽然我们还比较早期,体量较小,但是大家都乐意和我们进行深度合作,原因可能是这两点:

  • Mask Network 成长很快;
  • Mask Network 是最直接的入口,且未来会成为最大的入口。

通过与波卡和以太坊生态进行合作,我们成功实现了把波卡和以太坊搬到了 Twitter、Facebook 上。虽然目前为止,我们只做了一些小插件,但后续的想象力是无限的。在区块链的世界里,每个人要先有身份,也就是 DID ,没有 DID 就没有加密,没有加密就没有通用密码学,没有密码学,去中心化存储、跨链、NFT、DApp 都不存在。

比特币通过 10 多年才达到 1000 多亿的市值,只要扎克伯格和贝索斯联手,似乎就能够把整个行业堵死。所以我们要联合起来,互相之间不要过度竞争,大家一起合作,才能真正地实现去中心化世界。

大家都觉得巨头是很可怕的,中国有腾讯阿里,美国有 Twitter,但它是比较善良的巨头,其他的比如 Facebook、Apple 更可怕。而这些巨头随便动一下,行业的基础设施也可能一下子就被压制了。

所以,我们学习了互联网早期的一个项目:网景浏览器,当时它在和 Windows 竞争。当时,微软是一个巨型垄断公司,拒绝开源。甚至当时比尔盖茨在中国给各种政府做系统预装的时候也扬言拒绝开放代码,扬言 Windows 是普通用户唯一能用的操作系统。而互联网的诞生和发展改变了一切——早期的互联网非常难用,必须安装 Linux 和编程的 Terminal ,在里面打代码才能看论坛,可能只有大学教授和极客在玩,当年的马化腾是著名论坛版主;当年难用的早期互联网就跟现在去中心化新世界的情况一模一样。

专访 Mask Network:我们想要连接 Web 2.0 的旧世界与 Web 3.0 的新世界

Marc Andreessen,就是著名的 A16Z 基金的创始人,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 UIUC 的学生,他学习了 Tim Berners-Lee 的精神。Tim 当时在欧洲做了早期万维网的雏形和配套的浏览器,于是 Marc 就说我也要做一个浏览器 Mosaic,即后来非常著名的公司——网景。

当时网景做了这么一个事情,他们不支持微软的做法,他们的思路是通过在 Windows 里面运行的一个浏览器,让用户可以去一个开放的新世界,获取到任何信息,而且操作起来非常简单,几乎没有使用门槛。在这个新的世界里面有特别多有意思的东西,在逐渐发展的过程中,微软怕了!

因为浏览器会越长越大,最终会变成一个操作系统,而这个时候微软就会变成一个空壳。用户不需要购买 Windows,因为最终它会成为一个免费的产品,压力之下,比尔盖茨亲自拍板,微软 IE 抄袭网景并且采取了预装这种不正当手段,随后两个公司之间发生了一场「大战」,搞得两败俱伤,最后美国国会举行了听证会,司法部迫使比尔盖茨提前退休了。

详见:《 》,suji yan 2016 年投稿于好奇心日报

当然我们的目标并不是这么夸张的。不过现在的情况和之前有些类似,以太坊可能就像是当年的互联网,虽然很酷但是使用门槛高;而现在的互联网巨头都很好用,但是非常封闭,它可以随时对对用户进行封号或是禁言。

所以我在想能不能在互联网上先做一个比较创新的事情:在现代互联网应用上直接使用 DeFi、NFT、DAO、以太、波卡等去中心化项目。这样我们就相当于一个巨大的桥梁,而且这个桥梁还是去中心化的。

3. 你们会发币吗?

Suji:我们的目标是持续和长久的推动去中心化网络的发展,并将自身也去中心化——以太坊和其他的治理代币是一些很好的例子。当然,现在我也不太方便透露计划,大家可以持续关注我们的动向。

Mask Network 会在社区治理以及投票上做很多具体的尝试。说到治理与投票——这些是一个很复杂的经济学和政治学问题。我跟《激进市场》的作者 Glen 讨论过这方面的问题,还发过一篇专栏,专门讨论了数字资产型的未来劳动。今年的十月份跟中国美术学院网络社会研究所 CAA-INS 将要合作一场活动 ,他们是一个专门做网络社会研究的组织,也专门做过投票的具体研究。我也邀请了 Vitalik、Glen、Arweave 创始人 Sam、EFF (电子前哨基金会,曾经多次在密码学相关诉讼,包括最近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争议中跟美国的监管部门进行法律交锋)董事 Danny 来一同参与。

后续 Mask Network 还有很多其他的计划,我们也会按部就班一一实现。而做这些事情,只是为了为了一个目标,让更多人能体验到一个全新的,更为开放的互联网。

「民有,民治,民享的治理模式,将在赛博世界永世长存。」

来源链接:

  • 0

0 条评论